活性碳的6大好處

活性碳看似沒什麼特別 ,暗地裡卻擁有強大力量去維持身體健康。

一般活性碳會添加於面膜或是雪糕上,可是您會否知道它原來擁有治療的功效!事實上,活性炭可能只是下一個健康的必備元素。

 

什麼是活性碳?

後多人聽到「碳」就會聯想起燒烤,但這是不同的!「碳」是通過燃燒含有碳的材料(如椰子殼,某些類型的木材或煤炭)以產生成千上萬個小孔而成。事實上,一克活性炭的表面積約為32,000平方英尺!1

「碳」擁有神奇的功效,讓不同的成份集結起來,形成有效的淨化器;它亦是一種溫和的研磨料,固此活躍於美容產品中。

活性碳令人驚奇好處

 

活性炭的結合能力使其成為工業清潔用料、釀造葡萄酒、甚至用於環境修復,您可能會驚訝地發現它同時利於身體內外,成為一種重要的醫療資產。

 

例如,你知道活性碳可以……

 

    1. 拯救你的生命

 

醫療保健專業人員經常使用活性碳來治療攝入毒物或飲酒過量的人,就像磁鐵一樣起了中性作用,並防止消化系統吸收這些有害物質。醫療專業人員有時會利用它去「清除」血液內含有的毒素,或者把腎臟和肝臟中不能通過將血液排出體外的毒素消除,如一個身體過濾器一樣。

 

    2. 幫助解酒

 

你可能聽說過一些補充品聲稱活性碳能吸收酒精成份,預防宿醉,但這在技術上並不正確。雖然活性炭不會吸收酒精,但會吸收當中的一些成分(這意味著它會阻止身體吸收這些成份)4,包括丹寧酸,酯類,和丙酮等。由於這些成份會是產生不適的原因之一,固此採用活性炭可以幫助避這個過程。

 

   3. 美白你的牙齒

 

你第一次使用活性碳美白牙膏刷牙時,你可能會認為自己選擇錯誤,但堅持下去就會得到驚人的結果。活性炭實際上是一種溫和的磨料,可以安全地去除牙齒上的表面污漬,而不會損琺瑯質。它的磁性特徵發揮了重大作用,有助吸起了污漬的分子,並與它們結合,當你吐出使用過的牙膏時,會把這些壞分子帶離口腔。

 

   4. 清潔皮膚及頭髮

 

活性炭可以捕捉皮膚表面的有害物質,包括真菌,污垢和壞菌,讓好的微生物去恢復皮膚的平衡。此外,它還有助減少體內自由基的影響,破壞它們,以免受到侵害而變老。

 

此功能同樣地適用於頭髮上,活性炭的吸附能力可以粘起頭髮或頭皮上的壞分子,比如產品的殘留、已死亡的皮膚細胞、真菌等!它就如擁有深層清潔的功能,特別當天於頭髮上使用了很多產品。

 

   5. 緩解胃部不適

 

你有沒有吃過烤麵包來解決胃部不適?活性炭都能發揮相同的功效,中和可能導致胃部不適的物質,尤其是那些令胃部膨脹或產生胃氣的物質。

 

   6. 幫助身體處理毒素

 

受污染的食物、重金屬或改良的食品可以會誘致毒素殘留於體內,形成不良影響。活性炭在許多清潔和排毒協議中已經獲得廣泛的支持,因為它能夠通過與黴菌毒素、有害細菌和重金屬結合把毒素排出體內,減輕身體負擔。

 

如何安全使用活性碳

 

活性碳的粘附功能雖然可以幫助粘起壞分子,同時亦有機會粘起好分子。想要安全使用,盡量避免與其他的營養補充品或藥物同時使用,以防降低藥效性。只要服用適量的活性碳或服用後數個小時後服用其他補充品,這應該沒問題。

 

每當你食用活性碳時,一定要喝大量的水,因為它有時會讓你的水分減少。 (如果您是使用活性碳牙膏,或使用於皮膚和頭髮外層,則不適用,因為它不具備以相同方式結合營養物和液體的功能 。 儘管保持充足水分對身體而言也是一個好處! )

 

最後,請確保選擇的活性炭產品合乎自然、安全的標準。就如我們的活性炭益生菌牙膏一樣,含有絕對最安全的活性碳。有機活性椰子碳不僅是一種有效的美白劑,也能夠安全地吃食用!

 

有這麼多的好處,活性炭絕對生活上的好幫手。下一次需要深層清潔頭髮、穩定腸道、或者美白牙齒,都可以試試活性碳吧!

 

References:

1. Dillon, E.C., Wilton, J.H., Barlow, J.C., Watson, W. A. (1989). Large Surface Area Activated Charcoal and the Inhibition of Aspirin Absorption. Annals of Emergency Medicine, 18(5). doi:10.1016/S0196-0644(89)80841-8.

2. Derlet, R.W. (1986). Activated Charcoal—Past, Present and Future. The Western Journal of Medicine, 145(4).

3. Pilapil, M., Petersen, J. (2009). Efficacy of Hemodialysis and Charcoal Hemoperfusion in Carbamazepine Overdose. Clinical Toxicology, 46(4). doi: 10.1080/15563650701264300

4. Wiese, J.G., Shlipak, M.G., Browner, W.S. (2000). The Alcohol Hangover. 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, 132(11). doi: 10.7326/0003-4819-132-11-200006060-00008

5. Damrau, F., Liddy, E. (1960). Hangovers and Whisky Congeners: Comparison of Whisky with Vodka. Journal of the National Medical Association, 52(4).

6. Jain, N.K., Patel, V.P., Pitchumoni, C.S. (1986). Efficacy of Activated Charcoal in Reducing Intestinal Gas: a Double-blind Clinical Trial. The American Journal of Gastroenterology, 81(7).

7. Danzl, D.F. (1992). Flatology. The Journal of Emergency Medicine, 10(1). doi: 10.1016/0736-4679(92)90015-L